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ds视讯 > 海岸防御 >

厦门湖里山炮台的历史沿革

归档日期:11-2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海岸防御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鸦片战争期间,厦门岛一度被英军攻陷,特别是1841年抗英保卫战 以石壁炮台为代表的厦港要塞被英军摧毁,加强东南防务的问题,进一步引起政府的关注。

  清末,洋务运动兴起,朝廷内部的洋务派主张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,建立海军,购买洋枪洋炮,以达到富国强兵的目标。

  厦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,是我国东南沿海对外贸易的重要口岸,同时也是南北航线、东南亚航线重要的枢纽站。 (一)卞宝第奉命“本省自行筹款购买”

  1841年的厦门抗英保卫战,以石壁炮台为代表的老式厦港要塞被英军摧毁。闽海国门,顿时洞开。1874年 在洋务运动的推动下,清廷就拟在原处附近建造新型近代化的胡里山炮台,但“约需三十万两”白银。此事一波三折,历尽艰难,历经22年才得以建成。

  清光绪十四年(1888年)9月11日,闽浙总督卞宝第启奏皇帝:“闽省为海疆重地,防务必须周密”,建议在闽江口及厦门口岸建造新式炮台,购置德国克虏伯大炮安放,光绪帝依准,但同时饬令卞宝第“本省自行筹款购买”等。

  接受任务后,卞宝第考虑到“炮价筹措匪易”决定裁撤南台、材浦等处两营兵勇,“所省薪粮以备购炮之用”。即便如此,资金缺口仍然巨大,卞宝第要求向海军衙门借款先期购炮,然后再用“省下勇粮陆续划还”,但因朝廷割地赔款,积弱难返,卞宝第借不到购炮银两。

  光绪十六年(1890年),卞宝第再次上书提出请求:“厦门与台澎联气,地居紧要,港宽水深,非他口可比 应添配八百磅弹大炮二尊,六百磅弹者二尊,二十一生者六尊,方可无虞,计共炮十尊。刻下定购约需三十万两与洋人议定,限二十个月包运到厦,价做三年交清,若临事购买,即四五十万两尚不可得。”要求海军衙门将胡里山炮台筑台购炮一事列入拨款“在案”。但仍未获“天恩俯准”。

  在经费无着的情况下,光绪十六年(1890年)8月,卞宝第借为“福靖穹甲船购炮”之机,未经朝廷批准便与德商订立合同,“并购二十八生克虏伯大炮二尊”。这一先斩后奏的举动,实际上把朝廷“逼上了梁山”。

  光绪十七年(1891年),继任闽浙总督谭钟麟曾以“因勇饷积欠累累,京饷紧急不能周转”为由,拟停购克虏伯大炮。

  这一毁约的做法立刻引起轩然大波,“洋商怂恿德国使臣向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饶舌”施压。朝廷被迫责成谭钟麟遵守合同,妥筹办理。谭趁机奏请朝廷援照山东成案,截留新海防捐输,所得资金用于购炮筑台,光绪帝只好同意。于是,谭钟麟决定改“停购”为“展办”。

  谭钟麟随即会同福建水师提督杨岐珍到厦门口岸,审度前任福建水师提督彭楚汉已设定建立炮台的胡里山地形。

  光绪十九年(1893年),朝廷全面裁兵减薪,谭钟麟仍于6月16日坚持向光绪帝请求置办,“其厦门炮台购运巨炮,到时再行酌办……”

  同年7月18日,谭钟麟向朝廷要价:“所购二十八生炮二尊共需价、脚、保险等项厂价六十二万八千二十一马克二十五分约需银十六万有奇。”并注明因火炮巨大,离岸安装不易。因此,“起炮上岸需工费若干,察看地方情形再行商议”,为再次申请截留新海防捐输打下伏笔。

  是年十二月初八,谭钟麟再次上奏:“至光绪十九年五月,展办二年之限已满”,因为购炮款项仍然不足,请求“再展一年,庶可凑集成数”。其理由是新海防捐“闽省每岁所捐无多”,加之朝廷海军衙门还“将二万两新海防捐挪付购福靖铁甲船炮之用”,同时,还以厦门“地方乡绅念切桑梓情愿集捐”以及“购此钢炮,于海防有裨,并免失信洋人”等理由说服朝廷,光绪帝遂批准“再展一年”,实际上是“延办”。

  朝廷同意后,谭钟麟就一方面会同兴泉永道,发动厦门地方绅商集捐,另一方面向上海德华(德国)银行贷款,终于“凑集成数”。

  为建好新式炮台,清廷多次派人员到欧洲各国考察学习,曾任过驻德国公使的刘锡鸿在出洋考察过程后,给光绪帝的奏折中写道:“练兵筑台诸制实为欧罗巴一洲之冠”。

  在附单中,他详细地介绍了德国各种炮台的建筑技术和数据资料:“炮台方圆尖锐,顺因地势为之。兹方形以进,第欲其便于装匣,妙用初不缓此。总之,累土为冈,使敌炮不能摧,穴土藏。兵使敌炮不能中,炮位悬置高处,斯力足及远,无炮烟自蔽之虞;台外仅为护墙,斯敌抢台,可操还击必胜之券。斯的者实其要也。西洋炮台皆石为主,今则多以沙土合灰为之,盖石虽坚被炮则易碎,碎石飞掷伤人,反助敌炮之威,不如沙土能嵌炮子……故累土为冈,而凹其巅以安炮位,土冈至顶高二丈五尺,由外至内厚二丈,复为斜坡一丈以固其址,土冈至内至外一丈二尺,除向外八尺不挖空,留为累墙,其余一丈二尺均于贴地处穴之,以作兵房……”。

  根据考察报告,清廷采用德国陆军上尉汉纳根的设计方案,令杨歧珍督建胡里山炮台。杨歧珍“命水师管带赖启明绘图,厦门禾山工匠叶文进负责承造,委任钮承潘、张文治、罗鸣风为督造,委任林世春为总巡工”,并命“闽省防续添水陆勇丁修建炮台”等。在1894年三月初八正式动工兴建,充分利用闽南“三合土”(红糖、拌糯米浆和乌樟树汁夯实成)等建材之优点,历经二年零八个月的“凿平山石,开辟路径,坚筑台基”,“并开砌暗道,筑造护墙、城垛、战坪、弹药库、兵房、军装房、官厅以及围墙城门石沟暨山顶望厅、电井、海岸等工”。

  1896年十一月初八,长期难产甚至险些胎死腹中的胡里山炮台终于竣工。 (一)抗英保卫战(石壁之战)

 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,英国侵略者一再侵犯厦门,时任闽浙总督的颜伯焘历时8个月、耗银200万两,以花岗岩代替沙袋,在厦门岛南岸构筑“当时中国最坚固的线式永久性炮兵工事”——石壁炮台。也就是胡里山炮台的前身。

  1841年4月,英军首战进攻厦门,颜伯焘带领清军藤牌兵虎兵亲赴石壁炮台应战,但在英军坚船利炮面前,清军毫无招架之力,不到二十分钟,石壁炮台失守。

  1900年8月间,日军制造了火灾,并以东本愿寺被焚为借口,公然派兵登陆厦门,妄图独占厦门。消息传到胡里山炮台,守台官兵立即脱去炮衣,掉转炮口,对准鼓浪屿海面的日舰和日本领事馆。日军慑于大炮的威力,不得不于8月31日撤兵回舰。

  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环球游历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在执行一项和平使命,访问日本、菲律宾和中国。

  海军基地必须设防,关键是炮台。当时考虑到胡里山炮台的克虏伯大炮“炮力极大而极远,为中国各省炮台所无,实为今日至宝”,因此只要将军舰南移厦门港,就可在外国人面前展现中国海防之威武,因此,清政府将中美海军第一次和平交流的地点确定在厦门港。

  1957年间,厦门铁工厂建厂初期,缺乏原材料,经厦门造船厂介绍,以每斤8分钱的价格购买了两门克虏伯大炮,拆作原料。西炮拆完,准备再拆东炮时,消息传到市委、市政府,市委书记出面制止,东炮得以保存下来西炮被拆解后,大部分另行加工,改造为机器部件。另尚余一段收缩筒,于1983年7月保存到厦门市博物馆。

  1958年,“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厦门对敌有线广播站”在胡里山炮台正式成立。

  1958年10月06日,播音员陈斐斐首先直播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告台湾同胞书》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3aoyuncak.com/haianfangyu/8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