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ds视讯 > 海岸线 >

骑行穿越海岸线你会看到从未见过的美景。

归档日期:07-2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海岸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骑行海岸线,没做攻略,纯属即兴。前半段,辽宁丹东至上海,2004年夏天完成,后半段,广西东兴至上海,2005年春天完成,总计耗时两月余,骑行8000公里。

  中国海岸线公里(包括岛屿),很多地段不适合骑行(比如滩涂、沙地、围塘、盐场和红树林等),那时海景房还不红火,沿海观景道也不普及,我骑车尽量靠近沿海公路,以及可以食宿的乡镇,很多时候能闻到海味,却看不到海,心血来潮时,会转弯扎到海边,发个呆或洗个澡。

  如果把中国岛屿的海岸线也算上,那我还骑过海南岛两圈、台湾岛一圈,这样加起来的公里数,差不多上万了。

  某权威杂志曾评出国内最美的八大海岸,它们是海南亚龙湾、台湾野柳、山东威海成山头、海南东寨港红树林、河北昌黎黄金海岸、香港维多利亚海湾、福建崇武海岸,还有广东深圳的大鹏半岛。这个评比好像刻意回避了司空见惯的名胜,比如国内海拔最高的青岛崂山海岸、台湾花莲附近的清水断崖。我支持这种有个性的评比,避免游客过于扎堆,以及知名景点过度开发。

  一般人看到的海岸,只是自内陆定向抵达海边的一个点。沿着海岸线走来,你会发现,像电视上那样线%都不到。我们要把这些告知满怀浪漫、准备出发的人,不是泄气,是教人面对真实,更加珍惜罕见的美丽。

  骑在海岸线上,容易让人联想起苏东坡的“左牵黄,右擎苍”,不过,我多数时候是灰溜溜、脏乎乎的,穷玩,低玩,后来总结过自己旅行的“四低”:低调、低碳、低价、低层——基本算“超低空”旅行。但是,低有低的好处,可以偶遇太多曾经被我忽略、足以记忆一生的美好,比如看场大爷一个热乎的馒头、渔民兄弟半锅鲜香的杂鱼、暴雨之夜饭馆老板拼起的可睡的椅子、酷暑之夜宾馆经理给出的极低的折扣……

  在辽宁问路,基本不用下车,离着30米喊:大爷(先生)您好!人回头或反应:嗯?这时已到身边,于是你问:去XX怎么走啊?人一般回:往前8里左拐!这时你已骑过30米,招一下手,大喊一声:谢谢!——干净利落,不耽误功夫。

  在河北问路,必须下车,走到人身边,问:大爷(先生)您好!人会显出狐疑,不说话,看着你;于是你问:去XX怎么走啊?人一般回:你是干什么的?你得说:我是骑车旅行的,就想问您去XX怎么走?人一般回:你去那里做什么?——这就不用走了,开始唠吧。

  在江苏不用问路,那里基本没有海的概念,沿海多是盐田和水田,骑在公路上,跟骑在任何一个平坦的华北乡下差不多,一路南下就行,不会走错道,当然也见不到什么人。

  浙江沿海镇连镇、村连村,都是家庭作坊或工厂,中间几乎没有间隔,也不用问路。

  在福建问路要小心,可能主要因为语言不通,问也没用,人会躲着你,怕你行不轨。

  两广比较商业和开放,问路必须下车,问:先生,去XX怎么走啊?人会反问:你是卖什么的?或,你是收什么的?你回:我就是骑车旅行,不卖什么(或不收什么),去XX怎么走啊?人先是疑惑,然后回答你:哎呀,好远好远哩……(逐渐你会发现,实际距离跟他说了几个“好远”有正比关系)。

  两次都是在起点买辆廉价的单车。丹东那辆虽是新的,300多元,骑起来却十分沉重,因我之前没有买车和长途骑行经验,头几天就把腰和膝盖骑疼了。

  海岸线起伏不大,最好选用公路旅行车,那时国内还很少见,如今已经普及;最好不用笨重的山地车或轻灵的赛车,长途“扮酷”不轻松。

  驮包的意义也不大,因为沿海村镇密集,找到住处不难,哪里都有修车摊,增补给养和衣装也简单。

  骑行北段时,买过一卷40公分宽的竹子凉席,热了或累了,随便找片荫凉地,往地上一铺,即可休息;骑行南段时,怕地上虫蛇多,买过一个尼龙绳吊床,找两棵树绑好,亦可小憩。

  自行车雨衣一定要有,且要包在行李外面,不要放在包里。因为,一般小雨不会湿了行李,休息时可以轻松取下铺在地上,真赶上大雨,穿起来比较快。

  硬把缠毛巾:握硬把久了,手指难以屈伸,且痛麻难忍。将一条毛巾撕成两条,缠在左右把上,即减震又软和。

  湿衣垫报纸:早晚温差大,增添衣服麻烦;小雨时不爱穿雨衣,雨大又没必要穿了,因为已经淋透——但是怎么解决冷的问题呢?找份厚厚的报纸,平铺进衣服前襟,挡风御寒;湿透一层,揪出一层,扔掉,剩下的仍然干爽。

  长衫纵开袖:伏天骑行,短袖凉快,却容易晒暴皮;长袖防晒,却捂痱子。将长袖衫由手腕下到胳肢窝纵向剪开,上可防晒,下可通风,一举两得。

  裤腿画地图:没有导航,路线不熟,总看地图又很麻烦。将半天的路线画在裤子的大腿部位,低头就能看见;左右腿满足一天;洗一水又是一天。

  辽宁庄河的城子坦、大刘店前后:多大上下坡,往往上下均不能骑行——好车子也许轻松一些。更难堪的是,早上灌了大瓶豆浆,喝至中午,实已馊了,造成严重腹泻,下午四时才找亮甲店金顶村卫生所,连喝四支硫酸庆大霉素注射液(一般大夫也不知这种紧急用法),并在病房小睡一小时,才算止住。

  山东蓬莱、崂山两段:过这两段盘山沿海公路,都赶上了雨,前者还是大暴雨,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,只能在雨中推车爬山。开始是绝望,彻底淋透以后反而高兴了,心说:看你能把我怎么着吧?这两段盘山沿海路,雨中别有洞天,很难言表,留作悬念。回头反思,蓬莱和崂山都是古人成仙、成道的地方,怎会那么容易让我抵达呢?

  上海崇明岛:当时崇明岛尚未开发,自启东过去有轮渡。岛上人车稀少,多种高大杉树。环岛骑行舒爽,是真正的享受。唯一不好的是,地上草蛇太多。如今修了大桥,也有了环岛自行车赛。

  福建霞浦山区:小雨,大雾,湿滑的盘山公路,能见度不足五米,生怕一不小心掉到山涧里去,而且,到处路牌警示:此段为抢劫案件多发区。好在雨雾天气,劫匪也收工了。但其缭绕的云雾、飞泻的瀑布、清湍的溪水、葱茏的林木,实在美不胜收。我当时自海南的炎热一路骑来,穿着短衣短裤,及至进入县城,发现天上飘着毛毛雪,当地人穿着毛衣棉袄,相互看着奇怪。

  广东虎门、东莞附近的工业区:那时候真是经济啊,公路上永远排列着巨大、延绵的集装箱卡车,那阵势、那动静,仿佛正全力奔向某个战场。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,口鼻流血,趴在雨中的泥水里,旁边躺着他的自行车。卡车减速绕着走,没有一辆停下来。骑行海岸线中,我唯一一次流了泪。因为有雨,不怕人看见。

  海南一圈,主要是东南沿岸:不用说了,你完全可以想象。经济不发达的时候,海南整个就是一座大公园。关键那里还有五指山、霸王岭、尖峰岭、铜鼓岭、鹦哥岭、东寨港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我后来在那呆过三年,天天就是喝酒、轮滑、看云识天气,脑子都有些呆了。

  台湾苏花公路:也不用说了,“壁立千仞,海纳百川”,发明这个词的人一定到过“清水立崖”:平静的是东面无边、湛蓝的太平洋,惊悚的是东岸陡峭、翠绿的崖壁——台湾真像“汪洋中的一条船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3aoyuncak.com/haianxian/2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