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ds视讯 > 海岸线 >

对话金基德:我拍的电影过不了中国的审查制度

归档日期:11-2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海岸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(文/张志明)作为韩国电影在世界影坛中的旗帜,金基德是韩国唯一一个将世界三大电影节奖杯揽入怀中的导演。然而金基德的电影票房在韩国并不理想,甚至《空房间》、《春夏秋冬又一春》等人生巅峰的艺术之作在韩国都难逃惨淡的结局。他曾强烈愤怒的炮轰韩国电影还拒绝了媒体采访,2011年他带着《阿里郎》来到戛纳,因忧郁症他显得苍老另影迷心酸。2013年走出低谷期的金基德通过《圣殇》捧获威尼斯大奖,不变的元素中稍许温和,让世人以为他的妥协。

  在出席北京师范大学大师面对面时,他表示仍会坚持自己的拍片方式,想来中国拍片但不会改变自己:“如果有资本愿意投资我的电影,我还是会拍具有金基德元素的影片。”

  要拍就拍属于自己的内容,他如此坚定,50岁的年纪知天命,灰白长发、长袍在离群索居的日子里他也会怀疑起电影的价值,尽管他曾用世人成功的标尺去丈量生活的意义。他通过暴力让人们去思考,性与欲望伴随始终,边缘人物中的女性角色往往失语、压抑。他用影像告诉观众,依然金基德,也许曾迷茫妥协但他从未放弃。

  毋庸置疑,我们过去以及未来都很难在中国的电影荧幕上看到金基德的影片,电脑硬盘传递着两国人民的对于艺术的交流。金基德希望能与中国观众沟通,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审查的因素,他未妥协的性格一直都在,不会因为商业的原因而去选择获利更多的娱乐片。

  当然金基德拍的电影在韩国也无法顺利的上映,《莫比乌斯》就曾遭到“限制上映”级别的判定。金基德抱有怨气表示不再把自己的电影给分级审查委员看。这样的不愤在国内,娄烨有过,贾樟柯也曾有过。在北京电影节期间,金基德会见了很多来自中国的投资商,对方表示是金基德的粉丝同时也非常清楚金基德电影的特征和内容。对于何时才能在中国的影院上看到金基德的影片时,他表示:“大家都可能知道,我拍的电影可能过不了中国的审查制度。”

  国际扬名,在自己国内遭受票房滑铁卢的不仅仅只有金基德一人,也包括贾樟柯与娄烨。他们的作品同样获奖无数,在国内院线与观众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。第68届戛纳电影节,贾樟柯的《山河故人》与侯孝贤的《聂隐娘》双双入围主竞赛单元。曾在戛纳凭借《阿里郎》擒获“一种关注”单元的最佳影片的金基德也对两位导演表达了自己的祝愿:“对于侯孝贤,贾樟柯能够入围戛纳电影主竞赛单元,表示衷心的祝贺。希望这不是个终点,他们的作品能够在中国被更多的观众所看到。”

  有所祝福就有所忧虑,韩国电影已经多年无缘戛纳电影节。随着《中韩电影合拍协议》的签署会有更多的韩国电影与中国观众见面,从而能缓解下滑趋势的韩国市场。金基德忧虑的表示:“韩国电影最近太偏向商业和娱乐去满足观众的审美,一些艺术性比较强的文艺片有所萎缩,这对电影的发展是不均衡的,有很多好的电影出不来。”寻求中国市场的韩国导演并不是没有佳作,比如金泰勇的《晚秋》。金基德对到来中国拍片的导演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:“他们选择的题材不太会被审查制度毙掉,比如娱乐搞笑的,我来拍的话可能和他们不一样。”

  在活动的最后,金基德演唱了“阿里郎”。早在2011年,凭借半自传作品《阿里郎》获得戛纳大奖时金基德也曾演唱“阿里郎”,他上台发表感言,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3aoyuncak.com/haianxian/876.html